揪乃兔耳朵

关于我

忘羡不拆不逆
开了魔性脑洞停不下来_(:з」∠)_

卡了好多天的一更,最近三次元事务繁忙加上lo主偶尔摸鱼去撸琴,拖到现在还没完结,好对不起等文的大家(土下座)

无意外的话还有两更就会完结~

*恐怖美术馆paro
*游客汪叽&作品羡(被遗忘的肖像结局衍生,结局HE)
*角色是亲妈的,ooc是我的
*主线和回忆杀交织进行

------------我是正文分割线-----------

“师姐......想见我们?”

江澄哼了一声,不可置否。

如果不是江厌离的请求,他大概不会过来见他们。
尤其是魏无羡,江澄还没有做好准备。

当年他和江厌离赶回去的时候,只剩下一幅名为《无羡》的画,等到魏无羡以“人”的姿态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已经是三年后的事了。

魏无羡在画中睡了整整三年。

江厌离因为无意中吸收了掉落的几片红玫瑰,身体奇迹般地有所好转,那枝已经干枯了的玫瑰花梗也被她好好地收着。

江澄则是在魏无羡苏醒后躲了起来,十年间两人相见的日子寥寥无几。

再看蓝湛,依旧是一副戒备的模样。

魏婴推了推,没推动。

“蓝湛?”

蓝湛依旧是死死的护着他。

“蓝湛,不用这么戒备,江澄不会再抢花了。”

一听到他提到花,蓝湛的酒劲似乎又冒了上来,把魏婴往身后又拨了拨后,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的玫瑰塞进江澄的手中,颇有一种以花换人的感觉。

“你要作甚?”
江澄问道。

“你出去,我留下。”

蓝湛回答得简洁干脆,他的话让魏婴刚刚放松的弦又紧绷了起来,让他再度被矛盾又复杂的心思包裹。

“蓝湛!把花收回去!你听我说......唔!”
该死!蓝湛居然又把他的嘴堵上了,当然,这次是用手堵的。

熟悉的蓝玫瑰再度到了自己手上,这次江澄连看都不看就把花丢回给了蓝湛,然后看向对面的两人,却又被他们的姿势别扭到了,强压下从心底不断涌出的不适之感,江澄接着说道:

“你的东西你留着,我可不想再欠人什么了,况且人都不在了,还出去干什么?”

“江风渔火”已经在几年前就离开了人世。

江澄自然也没有要出去的理由了。

虽然怨恨魏婴抢走了自己的父亲,但自己总归是害他丢了一次性命,尽管他只不过是想出去,问问父亲,为什么对他姐弟二人不管不顾,然后请求他将《厌离》完成。

这两个愿望,随着江枫眠的去世,永远地石沉大海。

一时无话,半晌后,江澄动了动唇,刚打算开口,便被魏婴打断了:

“慢——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道歉的话就免了,毕竟我们各有各的对不住,一直这样你对不起我,我对不起你的,怕是说到明年也说不完。”

魏婴伸出拳头,看样子是打算与江澄碰个拳,不过由于两人之间卡了个雷打不动的蓝湛,魏婴的姿势显得格外别扭。

江澄看着眼前的画面眼角直抽,片刻后也像是放下了什么,非常给面子地伸出拳头与魏婴碰了碰,咧了咧嘴,扯了一个难看的冷笑,说道:

“谁要向你道歉,我可没有那么想不开,倒是你,这个姓蓝的是你什么人,让你一次两次都这么护着他?”

“嗯,如果说是你未来的师嫂你信不信?”

“滚滚滚!”

妈的死给。

听到“师嫂”这么个称呼,蓝湛有些不满地捏了捏魏婴手心以示警告,然后对江澄说:
“带路。”

待江澄指了个方向后,拉着魏婴便向前走。

魏婴一直试图把手抽出来,无奈蓝湛拽的忒紧,于是只能兀自感叹:喝酒误事啊……

期间江澄对他偷偷地使眼色:你准备就这么把他留在这里?
魏婴也悄悄回了他:怎么可能,见过师姐,最多再带他看看我住的地方就送他走!
然后就收到了江澄怀疑又夹杂着一些鄙视的眼神。

“阿羡!阿澄!”

“姐姐/师姐!”

还未走到门口,便听到一声呼唤,接着,一个紫色的身影出现在三人面前。

“阿羡,怎么这么久?我还以为阿澄叫不回你了呢。”
江厌离问道,眼神悄悄打量着伴在魏婴身侧的人。

“没事师姐,就是有一些事耽搁了。”
魏婴答道。

“哼!不是和蓝二一直在那里你侬我侬么?”
江澄嗤之以鼻。

“阿澄!”
江厌离嗔怪道。

“姐,没我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本着眼不见为净的原则,况且自己的任务也完成了,江澄决定先走一步。

对着自家弟弟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后,江厌离将目光再度移向了蓝湛。
“您就是蓝先生吧,我是江厌离,是阿澄和阿羡的姐姐,阿澄就是这么个脾气,你不要介意,阿羡也是,总是像个孩子,这几天麻烦你了。”
江厌离向蓝湛施了一礼。

“江小姐。”
蓝湛也恭敬地还了一礼。
“不麻烦,魏婴很好。”

“阿羡,蓝先生,你们这是......在一起了?”
江厌离看了看两人,问道。

......为什么师姐她明明一直睡着,消息却这么灵通?自己和蓝湛表现真的这么露骨?
魏婴有些郁闷地想着。

“这个嘛……算是吧。”
魏婴挠挠脸。

“算是?”
江厌离问道,蓝湛也偏过头看着他。

“......我当然巴不得天天都和他在一起,但是蓝湛不能留在这里......师姐,你是不是知道怎么出去?”
江厌离是在这里呆得最久的人,也是知道得最多的人。

“阿羡,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江厌离没有接下魏婴的话,反而异常执着地等待着他的答案。

“......师姐。”
看着江厌离认真的双眼,魏婴终于妥协了,他拉起蓝湛的手,两人对视一眼,一齐说道:
“我心悦他。”
“我心悦他。”

得到了回复,江厌离露出满意而欣慰的笑容,她伸手拍了拍两人的肩,对蓝湛说道:
“我知道了。那阿羡就拜托蓝先生了。”

“是,请放心。”
得到了认可的蓝湛郑重地答道。

“我会去找方法的,这期间阿羡你就带着蓝先生去转一转吧。”
江厌离说完便告辞了,留下魏婴蓝湛四目相对。

“蓝湛,你要不要看看我住的地方?”

“好。”

TBC

最近比较忙,都没什么时间码字,好郁闷...
只是一个临时的小脑洞,突然想起来就丢出来吧……

日常犯病,不想吃药

会努力挤时间把之前的坑填完的orz

======分割线======

{关卡1-1}月下相会
地点:云深不知处院内
【剧情】
魏无羡[少年](手里提着两壶酒,翻身上墙)
???:夜归者不过卯时末不得入内。
???(足尖一点,略上墙头):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魏无羡[少年]:天子笑啊!分你一坛,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云深不知处禁酒,
魏无羡[少年](嘻嘻一笑):好吧,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
(一口喝干)
???:你!拔剑!
【确定接受任务吗?】
【确定/取消】
【对手的风格似乎是简约、优雅】
【比拼开始】
(???使用了“挑剔的目光”,魏无羡免疫挑剔
魏无羡使用了“羡羡的微笑”,“可爱”属性评分上升17%)
???:轻狂!
(???使用了 “禁言之术”,魏无羡“活泼”属性评分-2333)
魏无羡禁言解除
(魏无羡使用了“迷人飞吻”,评分上升25%,???评分下降6666)
【比拼结束】
【胜利!评级“完美”】
【获得饰品-手持物-右手持-“天子笑坛子”*1】
【获得饰品-特殊-前景-“摔碎的天子笑”*1】
【获得铜钱666】
【对手资料卡-解锁】
(姓名:蓝湛)
(表字:忘机)

【魏无羡等级提升至15】

只是写着玩,后面没有了_(:з」∠)_

撸一支笛子混更,假装自己有一把陈情😂

十二分的笛子,5厘米左右,拿棉签芯做的,太小了只有倒着拍才勉强能看清_(:з」∠)_

好想做一张忘机琴啊……今天搜了一天的图纸都没有码字,有机会的话要搞一把~

难产了好多天,终于码出来了......
写了好多,不想断章,就全发出来了_(:з」∠)_
总感觉写得好迷啊,不会写感情戏码的窝😂
大家凑合看哈~

*恐怖美术馆paro
*游客汪叽&作品羡(被遗忘的肖像结局衍生,结局HE)
*角色是亲妈的,ooc是我的
*主线和回忆杀交织进行

------------我是正文分割线-----------


“......骗子。”
蓝湛已经全部想起来了。

“......对不起。”
魏婴只能道歉。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只能那么做。
这个人这么固执,不找个理由骗骗他,他又哪里肯走。

“你不必对我说那个词,况且,我也未能履行那个约定。”
蓝湛摩挲着手中的玫瑰。

沉默良久,蓝湛转过身,去看那幅《无羡》。
魏婴也走了过去,站在蓝湛身边。

“‘无羡’,是你的名字?”蓝湛问道。

“我的真名叫‘魏无羡’,‘魏婴’这个名字是江叔叔给我起的,怎么叫都随你。”

“魏婴。”蓝湛还是坚持原先的叫法。

“蓝湛你看!”
盯着自己的画,像是想到了什么,魏婴叫蓝湛去看。
蓝湛也如同以往,看了过去。

“蓝湛,在这个世界,任何作品都可以拥有实体。 ”魏婴对蓝湛说,像是为了演示给蓝湛看,魏婴一掌拍向自己的画,离开画纸的瞬间,手中多出了一管乌溜溜的竹笛。

“这是‘陈情’,我的‘母亲’藏色留给我的,”灵活地拿在手上转了几圈,魏婴又指向画中的小酒壶。
“那个是‘天子笑’,据说是古时候的一种名酒,千金难求。蓝湛,你要不要尝尝?”
“好。”
魏婴本是随口一问,没想到蓝湛不按套路出牌,竟是答应了。

却也正中了他的下怀。

天子笑可是一等一的烈酒,依照蓝湛的性子,他肯定是那种平日滴酒不沾的人,这样的人,酒量大概好不到哪去,如此一来,就可以趁着蓝湛醉酒,自己悄悄地离开。

这个房间已经离出口很接近了,自己也该离开了。如果他们还在一起,只会偏离原先的轨道越来越远。

那么干脆就让他远离好了,那样的话,美术馆就不会再这么失控下去。
蓝湛,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再度拍向那幅画,酒壶骨碌碌滚落到手中,他先喝了几口,然后才递过去。
恩,果然是好酒。
“喏,给你,我平时都舍不得喝呢。”
“不够一坛,就分你半壶凑个数。”
所以,就当做没有看到我,好不好。

蓝湛接过酒壶,喝了一口便还了回去,然后背靠上墙,一手捏了捏眉心,接下来就没了动作。
魏婴在蓝湛眼前挥了挥手,没反应,拿下蓝湛按住额头的手,发现那人闭着双眼,呼吸平稳。
竟是睡着了?!
还真是一个一口倒。

不合时宜地,魏婴有点想笑,然后他真的笑了,一边笑,一边双手扶着蓝湛,把人摊平放到地上,他也顺势坐到一旁,蓝湛一丝不苟的衬衫被他弄皱了,他就慢慢帮他抚平,然后,空闲下来的手指就开始细细描摹那张令人一眼难忘的俊美睡颜。

这人怎么就那么好看?他才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吧......

不行,怎么看也看不够。
【想把他永远留在身边】

被突然出现在脑海的想法惊到了,甩甩脑袋,把那个声音压下去,觉得是时候离开了,魏婴仿照着当年的小蓝湛的做法,给大的这个留下一个晚安吻后,正打算起身离开,却不知怎么,绊了一下,猝不及防,又倒回了蓝湛身上。

担心无意中伤到蓝湛的玫瑰,他连忙起身,这次又被捉住了手腕,他低下头,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正直勾勾盯着他看。

蓝湛不知何时醒了。

魏婴有些懊恼没有早一步离开,同时也很诧异蓝湛醉的快,醒的居然也这么快。

不过,怎么觉得蓝湛的样子有点奇怪?

魏婴伸出两根手指:“蓝湛,这是几?”
没有回答,蓝湛反而握住了它们。
魏婴抽出了手指,蓝湛却还维持着原先的姿势。

“蓝湛......你醉了?”魏婴试探地问。
“没有。”回答得理直气壮。

这分明就是醉了。
也真是稀奇,旁人都是先醉后睡,到了蓝湛这儿却是先睡后醉。

醉酒后的蓝湛看起来和平时几乎一样,就是反应貌似迟钝了点,还有就是似乎更加的......听话?

“蓝湛,现在是不是我问什么你都会回答?”
“恩。”蓝湛点头。

这倒也是个机会,魏婴想着。

“蓝湛,我问你,你是什么?”
“人。”
又指了指自己。
“那我是什么?”
“人。”蓝湛认真地看了看自己,又补充道:“重要的人。”
“蓝湛,我不是人。”
怎么听着像在骂自己......算了,不管了。
“我是《无羡》,是藏色的作品。”
“所以,我和你,是不一样的,明白?”
魏婴觉得自己讲的很清楚了,谁知蓝湛还是摇摇头,坚持重复着同一句话:
“重要的人。”

虽然很感动,然而还是感觉自己的教学计划很失败。思考了一下,魏婴决定换一种方式。

“蓝湛,我们不纠结人不人的问题了,我问你,你的花是哪来的?”
“你给的。”
蓝湛回答得不假思索。
......好吧,上次离开前确实是他把玫瑰交到蓝湛的手里。
我的二哥哥,你要不要回答得这么实在......
魏婴扶额。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歹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嘴皮子也不是白练的,魏婴还是把话接了下去。

“好吧好吧,说到底你的花也是我拼命抢回来的,算是我给你的,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蓝二哥哥,你拿了我的东西,是不是该听我的话啊?”

“听你的。”
是个乖宝宝。

“真乖~那你就乖乖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如果方向没错的话,很快就能找到出口了,好不好?”
“不好,一起。”

“我不能和你一起,我陪着你的话,谁知道前面的路还会不会再发生变数?”

蓝湛转过头,不再理他。

这人醉起来怎么这么小孩子气。
魏婴无奈,只能先好言相劝,把人哄回来。

“蓝湛,好蓝湛,我的蓝二哥哥,你转过头,看看我嘛。”
“你不看我,那我可就走啦!”

一说到“走”,蓝湛马上转过了身,并在魏婴反应过来前扯下了他绑在脑后的抹额,转为系上了他的双手,快速地打了个死结,末了仍觉得不满意,又补上了一连串难看的小疙瘩,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出去。”
蓝湛拽了拽抹额的一端,这举动让魏婴联想到一种非常可怕的动物。

“不去。”
魏婴回答得也很是坚决。
“二哥哥你说话不算话,刚刚还说听我的话,这会儿就不作数了?你这是出尔反尔言而无信背信弃义始乱终弃!”
最后似乎混进去了奇怪的东西,不过他又没接受过所谓的九年义务教育,觉得嘴顺,就一股脑全都说了出去。

让魏婴奇怪的是,蓝湛没有反驳他的那些胡言乱语,反倒是从他的话语中想出了什么,正看着手中的玫瑰发呆,这让魏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

只见蓝湛抬手,修长的手指抚上自己的那朵开得正艳的花,进来这么久了,花朵完好如初,可见被保护得很好。
然后,在魏婴不可置信的眼神下,花瓣被轻轻摘下。
一瓣。
然后,又是一瓣。

"蓝湛!你......你要干什么?!"

魏婴想阻止,可双手受缚,又怕误伤玫瑰而没用全力,所以被蓝湛一一躲了过去,而蓝湛,仍是不紧不慢地继续摘着玫瑰,片刻之间,湖蓝色的花瓣纷纷扬扬地落了一地。

魏婴气结,只能低头奋力去咬手上的抹额,试图把它解开,只是这抹额结实的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才堪堪将它弄开,手上留下了几道红红的印子。就在这时,蓝湛停手了。

此时他手中的玫瑰,不多不少,还剩五瓣。

那些掉在地上的蓝色花瓣被蓝湛捡了起来,捧在手心,递到了自己面前。

“还你。”

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
他曾为他失去了十片花瓣换回了现在手中的蓝玫瑰,他的花是魏婴给的,现在,他原数奉还。

魏婴茫然地接受了那一捧芬芳,感觉心里有些堵。

"若是不够,剩下的,都给你。"
蓝湛说着就要把那枝一时间憔悴不少的花儿也交给他。

“够了,够了……我又不是卖花的,要那么多花干什么......”
推开蓝湛伸过来的手,魏婴突然觉得自己这次接近蓝湛根本就是个错误,而深陷其中现在又想脱出的自己更是天真的无可救药。

“不用听你的话了。”

就为这个?
魏婴简直要被气笑了,他的话什么时候这么有分量了?就因为自己的一句胡话,蓝湛就把等同于自己生命的玫瑰摧残成这副模样?!如果蓝湛因为他的胡话出了什么事,那他......
手中明明是冰蓝色的花瓣,此时却如同火焰般炽热,烫的他快要拿不住了。
抬眼看到自己的画,他竟萌生出一股撕了它的冲动。

然而他舍不得,舍不得因为这一时的冲动导致失去以后就算只通过《现世》看一看蓝湛也再无可能的机会。

“接下来无论我要做什么,都与你无关。”

“无关最好......”
魏婴喃喃道。
果真与我无关的话就再好不过。

对于接下来蓝湛打算做什么,他也许隐约猜得到,可是他不能想,尽管他的心中埋藏着几分期待。
稳了稳心神后,他开了口:
“那你就放了我吧?接下来你想怎么做都随你,我就先走......”

接下来的话都堵在了口中,或者说是蓝湛让他说不出口了。

唇被狠狠地吻住。

蓝湛一把攥住他的手,将他逼退到墙边,后背抵着自己的那幅画,他本想尝试挣脱,哪知小蓝湛变成了大蓝湛,力气竟大得惊人,让他动弹不得。

蓝湛这一吻可以说毫无技术可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魏婴感觉自己被狠狠地咬了一下,这让他久违地体会到了疼痛的感觉。

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自己,不能这样沉溺下去,然而还是不由自主地回应着对方。

自己大概也是醉了吧,魏婴想,否则怎么会放任蓝湛乱来。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有些喘。

魏婴的双手还被蓝湛制住,再看蓝湛,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魏婴心念一动,歪了歪头从被桎梏的手中衔出一片花瓣,就着口中玫瑰独有的清香,覆上了蓝湛的唇。

不同于第一次的粗暴,这次的吻就像恋人间亲密的呢喃,柔软绵长,那片玫瑰在两人口中辗转,最后还是被魏婴吞入腹中。

蓝湛已经松开了他的双手,转为小心而郑重地抱着,魏婴的双手被捏得有些发麻,但还是主动环上了对方的腰。

缠绵了许久,两人才意犹未尽地分开。

魏婴摸了摸自己的嘴,好想有些肿了,再看蓝湛,也没比自己好到哪去。他窝在蓝湛的怀里,任由他抱着自己。

好你个蓝湛,好的不学偏偏学坏的,都学会骗人了......

而且还这么顽固不化,遇上这样固执的人,自己真是攒了八辈子的幸运......

“蓝湛。”

“我在。”

令人心安的声音。

“蓝湛,你真是特别的好,好到我都舍不得让你走了。”

真想......一直这样下去。

“我不走。”

那可不行。

“蓝......!”
魏婴还打算说些什么,毫无征兆的,房门突然被粗暴地踹开了。

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

看清了来人,蓝湛先前柔和的神色霎时冷得像冰,手一揽,将魏婴牢牢护在身后。

来人一身熟悉的紫衣,看到他们搂搂抱抱的姿态,脸色黑得像碳——是江澄。

“我是来传话的,姐姐醒了,说是想见见你们。”

TBC

完结倒计时

下章就要去见娘家人了,顺便解决一下双杰之间的纠葛……

本章回忆杀结束~

*恐怖美术馆paro
*游客汪叽&作品羡(被遗忘的肖像结局衍生,结局HE)
*角色是亲妈的,ooc是我的
*主线和回忆杀交织进行

------------我是正文分割线-----------


......

为什么?

明明已经拿到了玫瑰,为什么还是出不去?

江澄站在一幅巨大繁复的画作前。

作品名:《空想的世界》

难道说魏无羡他骗了我?

摘下了一片花瓣,捏了捏,是植物的触感,嗅了嗅,拥有玫瑰的芬芳。

的确是真正的玫瑰。

无数次尝试着进入,却总是被一面无形的墙壁阻挡了去路。

【没用的】
【你出不去的】
【那玫瑰不属于你】
【它只属于魏无羡一个人】

“你给我闭嘴!”

江澄将拳头一把砸向了那幅画,巨大的力道压迫让手中的玫瑰又落下了一片花瓣。

......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魏婴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没什么力气前进了,他背靠着墙,慢慢滑坐在墙角,低下头打算看看蓝湛的状况,正对上一双安静的琥珀色的眸子。

蓝湛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不知道他的烧退了没。魏婴边想边打算伸手摸摸他的头,却因身体不适没有控制好力道,在蓝湛白皙的额头上留下了一道红红的印子。

这也让蓝湛发现了他的异常。

魏婴哭笑不得地看着蓝湛胡乱得把那条重要的抹额绑在自己手上,他只是随口那么一说,玫瑰损伤带来的疼痛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硬要说的话就是痛感蔓延全身,他总不能让蓝湛把自己整个人都包起来吧。

蓝湛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能让这样一个小古板露出这样的表情,他不合时宜地生出了几分惊喜与成就感。

持续的时间长了,就会变得有些麻木,不再觉得痛,取而代之的是疲惫,席卷而来的困意让他几乎不想再睁开眼睛。

不过现在还不行,他还有事要做。

“......蓝湛。”
“......从这边一直向前走,就是出口。”
“这是你的玫瑰,我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回来的......现在只剩一瓣了......小心点拿好,不要再掉了……”

勉强打起精神,他开口说道。

“......你要我一个人去。”语气平静得不像是问句。

“你看我都累的走不动了……体谅体谅我,你先过去,让我休息一下.,等会儿去找你......好不好?”

他是真的很累。

“一起,我等你。”
蓝湛显然不买他的账。

蓝湛的固执他是知道的。讲真,如果还有力气,他一定会按晕蓝湛,打包带去出口,丢进去。现在,只能想办法骗蓝湛自己走了。

蓝湛见他不回答,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把扒开他的外衣,开始翻找。

“蓝小公子......你不能看我现在行动不便就乘人之危啊?”

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翻找了一通一无所获,蓝湛的脸色沉了下来,小眉头皱得很紧,让魏婴很想伸手抚平那小褶皱。

“你的玫瑰不在这里。”
蓝湛果然发现了。

“......掉下来的时候丢了。”他说得轻描淡写,好像那玫瑰是别人的一样。

“你等着,我去找。”
蓝湛说着,便要起身。

魏婴连忙拉住他,笑话,蓝湛只剩一片玫瑰了,怎么能放任他乱跑?只是这一拉好像就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让他没有余力再做些什么,好在蓝湛还是有顾忌到他的身体状况,没有强行挣脱。

蓝湛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蓝湛,那玫瑰应该是掉进了刚才的那条裂缝里......别去找了,找不到的,你......”

话还没说完,那枝仅剩一片花瓣的蓝玫瑰已经递到了他的面前。

“我的给你。”

......

江澄疯魔一般不断的尝试,无一以失败告终。

身边七嘴八舌的议论与嘲笑声愈演愈烈,让江澄越发烦躁。

无意间,所剩无几的红玫瑰又掉落了两篇花瓣。

“阿澄?!你在做什么!”

一道柔弱却严厉的女声传来。

江澄回头,是江厌离。

......

魏婴觉得心底某一处地方变得十分柔软。

对于不能和蓝湛一同出去,他是有些遗憾的,不过若是下次仍是这般境地,他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看着蓝湛认真的神情,他不太想说出接下来的话。纠结了好久,他才开口说道:
“......蓝湛,谢谢你了......不过你的玫瑰我是用不了的,我需要的、是红色的玫瑰。”

“我可以去找。”蓝湛依然坚持。

猜到了蓝湛会这样回答,魏婴轻轻吐了口气。

“那我们做个约定怎么样?这座美术馆里是没有玫瑰的,但是外面有......你到外面去,一定很快就能找到许多好看的玫瑰......我就在这里等你,哪儿都不去......最多睡上一觉,等你带玫瑰回来,好不好?”

这是他想到的办法。
幸好,从这里出去的人不会存有这里的记忆。
蓝湛不会记得他。

蓝湛仔细辨认他的表情,确认话语的真实性。

“就在这里等。”

“是。”

“哪里都不去。”

“是!”

“......等我回来。”

“......好。”

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蓝湛俯下身,像母亲曾经每晚向他做过的那样,在魏婴的额头印下了浅浅的一个晚安吻。

然后他发现,魏婴好像真的累得睡着了,睡得很沉,像他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时那样沉。

那次他的母亲睡着后再也没有醒来。

......魏婴不会那样的,只要他带回玫瑰。
要快点回去,找到玫瑰,交给他。

一遍遍地,催眠一般地说服自己,蓝湛挪动脚步,想着出口方向跑去。

......

“阿澄......你告诉我......你手中的花......是谁的?”
江厌离的声音有些颤抖而虚弱,她看到弟弟手中的玫瑰仅剩下最后一片花瓣了。

沉睡了很久的她一醒来就听到其他的艺术品说自己的弟弟拿着一朵花泄愤,不知在发什么疯。

“阿澄,你知不知道......花瓣全部掉落的话,花朵的主人......会怎么样?”

江澄有些怔忪,低头看向自己手中唯一的花瓣。玫瑰......难道不就是钥匙吗?

“......什么......怎么样?”

他有些迟疑地问出了口,随着他的话语悠悠落地的还有原本摇摇欲坠的花瓣。

【在这个世界 花朵是精神的具现化】
【当花朵枯萎之时 持有者的生命也将面临终结】*(改编自IB游戏原文)

“阿羡呢?他在哪里?!”

江厌离看着掉落的花瓣,红了眼眶,蹲下身慌忙地捡拾,当她捡起花瓣时,那些花瓣却化成了片片光晕,融入了她的手心,不见了。

江澄觉得有些东西断了线,连带着最初的目的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了,他捏着已经光秃秃的花梗,傻愣愣地站在原地。

江厌离拉着浑浑噩噩的江澄,向魏婴离开的方向跑去。

在他们离开后,巨大画像的画框消失了,画纸散发出淡淡的光,仿佛能让人走进去一样。

......

蓝湛离开了。

穿过那幅画,他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一旦进入 便无法回头】
【汝或许会迷失于此 于此处度过的时光 亦会消失无踪】
【即便如此 汝 仍要将此身投入其中吗】(2)

进入之前,他听到有个声音这样问他。

没有时间考虑了,魏婴还在等着自己,就算迷失,他也会找到回来的路。

魏婴,等着我。

他跳了进去。

......

想不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回过神时,自己正站在一幅巨大的画像前发呆。

头脑还有些昏沉,但他总觉得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事,似乎有什么人在等着自己,总觉得内心空荡荡的。

离和兄长的约定还有一些时间,他便四处转转,想找到一些东西填补内心的空洞。

他看到一座巨大的玫瑰雕塑,无意识地,他将手伸了过去。
嘶——
指尖传来的刺痛感让他回了神——玫瑰的刺扎到了手指。
然而不知怎么,明明伤口在手上,他却觉得胸口某个地方在痛。

然后,他看到了一幅画。

那幅画他在刚来的时候也看到过,名为……

《无羡》......?

......是这个名字吗......

画中的男子双目低垂,似是沉静地睡着。

他看到画中人嘴角噙着淡淡地微笑,好像完成了某种心愿,看起来十分满足。

在看到那一抹笑容后,心中的那份刺痛感扩大了,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谁捏住,力气大到让他喘不过气来。

“阿湛,原来你在这里!”

是兄长的声音。

转过头,正看到蓝涣拿着导览手册向他走来。

“阿湛,你看完了吗?叔父来接我们了。”

“我们回去吧?如果阿湛喜欢,以后我们再来。”

蓝涣向他伸出了手。

一瞬间,他觉得兄长和什么人的身影重合到了一起,但他毫无印象。

最后看了一眼《无羡》,他握住兄长的手,任由兄长带着他离开了。

两人渐渐走远,隐约还能断断续续地听到一些对话。

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带回去,藏起来......
阿湛想带谁回去?
......不知。
是这里的人吗?下次再来邀他回去......不记得也没关系,以后总会想起来的......



......


不了,这美术馆,他是再也不想来了。

江枫渔火专场展出结束,十三年间再未重新开展。

——【忘却的肖像】结局达成。




就这样打上【END】怎么样?hhhh

假的啦~




——是否就此结束?
【否】

......

十三年后,云梦美术馆。
一名白衣男子站在美术馆门口,准备进入。


*(1)、(2)段文字出自IB游戏原文,略作修改




© 揪乃兔耳朵 | Powered by LOFTER